澳及時雨可滅火不解渴

澳大利亞政府11日說,東部近來持續的傾盆大雨可能澆滅火勢一度危急的新南威爾士州所有殘余火場,最快本周末結束這場林火危機。

【火險可除】

自從去年9月以來,澳大利亞東南部數州爆發林火,形成數百個火場肆虐多地。一些專家認定,氣候變化致使澳大利亞連續3年大旱,而去年反常的漫長旱季又助長火勢蔓延。

強降雨和暴風雨近日席卷遭烈火炙烤、人口最多的新南威爾士州,為滅火帶來希望。大雨已經澆滅兩個規模最大、燃燒時間最長的火場,州政府官員預計,本周還將迎來更多降雨,有望澆滅州內所有24個火場,包括4個“失控”火場。

新州農村消防局在聲明中說:“如果一切進展順利,所有火場將獲得控制。我們有希望達到那個目標,即可以說火滅了。”

路透社報道,眼下的形勢與1月初火勢猛烈之時相比,可謂“相差懸殊”。彼時,新州的消防員們正與大約150個火場展開搏斗,面對長達近6000公里的火線。

這場大火在澳大利亞肆虐4個多月,過火面積將近1200萬公頃,致死33人,涂炭估計10億只動物,摧毀上千座房屋,觸發當地居民和游客大規模撤離。路透社形容,赤色天空彌漫濃煙,猶如末世降臨。

【意外之喜】

這場企盼已久的大雨是一個提前的驚喜。澳大利亞氣象局1月說,至少要到3月才可能盼來足以澆滅大火的降雨。

與新州相鄰的維多利亞州,消防員們11日只需與大約20個火場繼續纏斗,這一數字比最多時的60個火場下降三分之二。維州今后幾天預計也將迎來降雨,雖然當地官員不指望大雨能澆滅火場,但至少能夠減弱火勢。

維州應急部門官員蒂姆·維布施在墨爾本告訴媒體記者:“這種降雨不能撲滅林火,但可以限制火勢蔓延或讓消防隊員在近期控制火勢。”

在昆士蘭州,大雨過后只留下一處仍在燃燒的火場。在南澳大利亞州南部,仍有9個火場燃燒。

新南威爾士州的霍克斯伯里市市長加里·卡爾弗特說,隨著周邊戈斯珀斯山巨大火場的熄滅,大家都松了一口氣。

“我們與大火相伴4個月,從來不敢松懈,因為火隨風向隨時變化,數周以來,我們早就打包好行李,隨時準備撤退,”他告訴路透社記者,“煙塵也能把你打垮,我們亟需新鮮空氣。”

不過,這輪降雨帶來好消息的同時,也是一把雙刃劍。由于降雨引發的洪水沖斷供電線路,致使新州大約6萬戶家庭11日斷電。

【難解旱情】

雖然一場及時雨可以澆熄澳大利亞的林火,但是科研人員11日說,要想緩解持續數年的旱情,還需要雨量更大、歷時更久的降雨。

昆士蘭州小城斯坦索普市長特蕾西·多比說,這場雨“對每個人都是福音,但是旱情沒有結束,我們的土地失水嚴重,一些地方已經3年沒有下雨,還有些地方甚至5年不下雨,因此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恢復土地的濕度”。

水文學家認為,本周的大雨只是開始,一方面引發洪水,另一方面澆滅林火,城市因為降雨而淹水,鄉村地區還在掙扎擺脫持續的干旱。

新南威爾士大學教授阿希什·夏爾馬說,大雨可能給城市居民造成“錯覺”,看到堅硬的地面積水、引發洪水和財產損失,但并不清楚鄉村地區仍需要持續降雨才能浸潤干旱的地表、令水庫蓄水充盈。

在這輪降雨中,最大城市悉尼周邊的一些水庫水位大幅上漲,但在新州經歷干旱的城鎮,大部分雨水流入河流,水庫蓄水量只是略微增長。

新州水務公司一名發言人說:“不幸的是,雨量還不足夠。經過一個炎熱的初夏以及持續的干旱,下游流域極端干旱。”

夏爾馬和他的團隊預計,盡管氣候變化催生極端降水狀況,但降雨量仍然不能填補氣溫上升造成的水分流失。“我希望人們能有遠見而明智地意識到,這一極端狀況不應成為人們忽視真相的理由,繼而不作為。”   (新華社專特稿)

責編:張曉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