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地日記】千里馳援孝感移動式醫廢應急焚燒爐,天津環保人六晝夜完成裝備組裝調試

湖北孝感與天津遙距千里,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讓兩座城市的心緊緊貼在了一起……

“天津市生態環境科學研究院支援的移動式醫廢應急焚燒爐,今天中午1點運到孝感,經過安裝調試,今天下午5點一次試燒成功!”2月8日,從手機上接到這條振奮人心的信息后,馬建立一直懸著的心終于落了地。此刻,已經連續奮戰多日沒怎么合過眼的他,終于可以睡個安穩覺了。

“希望它在孝感加油干,為疫情防控多做貢獻!”轉天接受記者采訪時,作為組裝調試技術負責人的馬建立對移動式醫廢應急焚燒爐在孝感的“表現”寄予厚望。

據了解,此次天津支援孝感的這款應急焚燒爐是專門設計用來應對疫情過程中醫療廢物應急處置的,擁有10項授權專利。它的加入,可很大程度上緩解孝感市的醫療廢物處置壓力。

“天津市雪中送炭,幫我們解了燃眉之急。”對于應急焚燒爐的及時到來,遠在千里之外的孝感市生態環境局副局長艾俊滿心感謝。

與時間賽跑:全力以赴夜以繼日趕工期

“孝感方面從生態環境部獲悉天津市生態環境科學研究院有醫療廢物應急處置專利技術及相關設備,請求緊急協調一臺前往支援。”馬建立告訴記者,2月1日,他接到來自湖北省孝感市生態環境部門打來的接洽電話。

與此同時,一份孝感市政府請求援助醫療廢物處置裝備的函也正發往天津市疫情防控指揮部。

“疫情就是戰情,總書記說了疫情防控全國一盤棋,我們全力支援!”了解到情況后,天津市生態環境科學研究院院長張濤立即與副院長孫貽超、鄒克華、回蘊民等班子成員研究,當即決定緊急組裝一套應急處置裝備提供給孝感。這一決定,得到了天津市生態環境局局長溫武瑞的大力支持,他要求生態環境科學研究院集中精干力量,完善設計,馬上開展裝備的組裝調試工作。

生態環境部領導對援助孝感一事始終高度關注,在設備組裝期間多次指導調度并慰問現場技術人員,要求務必用最短時間高質量完成支援任務。

2月2日晚,溫武瑞來到濱海新區應急研發中心(物資裝備庫)裝配現場,了解組裝調試工作情況,要求刻不容緩,確保應急處置設施早日發揮效用,安全穩定運行。

1.jpg

2月2日晚,天津市生態環境局局長溫武瑞(右四)到設備組裝現場了解工作進展情況。

2月3日下午,所有主體設備到位;4日下午,所有裝配所需儀器儀表和電氣設備到位,設計方案完成,撬裝式框架主材到位;5日開始裝配;6日主體安裝完工,當天上午生態環境部固體司有關負責人協調完成裝備運輸事宜,當天晚上連夜調試設備;7日粉刷油漆,設備緊急裝車啟運。

2月8日13時,帶著天津市疫情防控指揮部特批的路條和天津環保人的深情厚誼,應急設備順利運抵孝感,17時,一次試燒成功。

從接到援助請求,到設備設計、組裝、調試,再到裝車運輸……整個過程只用了短短6個晝夜時間。

2.jpg

設備組裝現場,為縮短工期,裝配、調試、焊接等環節在同步進行。

“這個工作量如果放在平時至少需要幾個月時間完成。”馬建立告訴記者,為能夠早日把應急裝備送到孝感,全體科技人員和施工人員6晝夜都吃住在現場。

“組裝現場條件艱苦,沒有空調暖氣,夜里溫度常在0℃以下,幾個晝夜,大家冷了喝點熱水,餓了沖一盒方便面,困得實在睜不開眼了,就和衣坐著迷瞪一會兒,睡不了十分八分鐘,就又投入戰斗。”馬建立回憶說。

輕傷不下火線:只為工期縮短縮短再縮短

“幾天里,沒有一個人請假。每個接到任務的人只說,‘好的,我明白了,我來想辦法,你放心吧’。而后來才知道,在這疫情的特殊時期,他們在這中間原來克服了那么多困難。”馬建立說,這些天大家所做的一切都令他感動。

作為此次組裝調試的技術負責人,馬建立自己從1月22日起,就一直堅守一線,持續為做好全市醫療廢物應急處置裝備組裝調試工作忙碌。接到援助孝感任務后,又馬不停蹄投入新的“戰斗”。

技術人員馮磊在設備組裝過程中,大拇指扎傷,到醫院緊急處理后,又馬上返回繼續工作;2月7日中午,連續兩天沒合眼的他找到最后一顆設備固定螺絲送至安裝現場后,實在堅持不住便直接倒在車里睡著了。

技術人員霍寧利用緊張施工間隙,現場完成了撬裝式框架設計圖紙和主體設備連接方案,編寫了設備操作手冊、現場安裝要求等技術文件。針對空氣過濾器與現有設備不匹配的問題,他帶頭連夜攻關,創新出適用于撬裝式醫療廢物焚燒爐的一體化空氣過濾器。

技術人員李曉光緊急設計了撬裝式框架和主體設備裝配圖,連續48小時投入緊張組裝調試工作,大幅度縮短了工期。

像馬建立、馮磊、霍寧、李曉光一樣,設備安裝現場的每個人都全力以赴,只為把組裝完成時間縮短縮短再縮短。在組裝最后的沖刺階段,技術人員們干脆都抄起工具加入到裝配工人中間,一起擰螺絲、刷油漆……

全員動員找配件:把自己車油管拆下來裝設備上

讓馬建立同樣感動的還有生態環境科學研究院的王喜、馮輝、焦永杰等其他同志和設備材料、配件供貨商。這次設備組裝任務正值趕上春節假期很多企業沒開工,再加上疫情封控的影響,材料和配件的取得變得難上加難。為了確保材料及時到位,生態環境科學研究院進行了全院動員,大家四處聯系貨源,有的人甚至找遍了親朋好友。

“花紋鋼板是裝配設備必需的材料,我們尋遍全市都沒找到。一籌莫展時,靜海區一位姓孫的材料商得到消息,當即以最快的速度組織工人按照我們提供的尺寸切割,第一時間安排車輛運輸到現場,并表示自己這批材料無償捐贈,后面如果有需要,還可隨時支援”。

“2月5日,設備主體開始裝配,不銹鋼管件一直無法落實。市里不銹鋼市場還未營業,禁止進入。最終我們出示了孝感發來的請求援助函后,鋼材市場才對我們開放。這是春節后這家鋼材市場在全市做的第一單業務。”

“保障組的人員到不銹鋼城買配件時,這里只有一家浙江籍的商戶留守,為幫他們尋找一個不銹鋼配件,店主一直不停打電話,聯系遍了所有認識的朋友和供應商。”

“設備需要3根油管,我們的供貨商手頭只有兩根,為了搞到第三根,這名供貨商開車在天津市跑了300多公里,但仍然沒有買到。最后,他把自己車的油管拆下來給我們裝在了設備上,雖然舊點兒,但用起來沒問題。”

……

大“疫”之中有大愛。“這場沒有硝煙的戰斗中沒有旁觀者、沒有局外人,跟這些可愛的人一樣,我們天津環保人只是做了自己該做的事。”馬建立說。

“同志們連續六個晝夜的鏖戰,終于按期為湖北孝感組裝完成一體化醫療廢物應急焚燒處置裝備。裝車送別時竟有一絲送兒女上戰場的傷感!再次祝愿孝感加油!湖北加油!中國必勝!”2月7日夜,一位全程參加這場戰斗的技術人員在微信朋友圈里留下了這樣一段動情的文字。

責編:董志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