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醪糟香

“丈母娘子,雞蛋行(háng)子。”這是流傳在我老家鄉下人的一句經典俚語。在過去,新女婿去丈母娘家里,丈母娘招待準女婿的最高禮遇便是醪糟酒煮荷包蛋,醪糟酒寓意長長久久,荷包蛋象征團團圓圓。只要丈母娘肯做醪糟煮荷包蛋給女婿吃,那說明女方對這樁婚事已經默許;即使是新媳婦坐月子,也許只有雞蛋才是最為上乘最為滋補的營養佳品。丈母娘來看望女兒時,必不可少的禮品便是鍋盔饃和土雞蛋。

對于坐月子的女人來說,需要加強營養和能量補充,一天要吃好幾回飯。為了不使女兒受到“虐待”,丈母娘準會提著一籃子土雞蛋來。說是坐月子不能啃堅硬的食物,給開鍋的醪糟里打入雞蛋絮兒,再泡上麻花或鍋盔饃。不僅營養豐富,而且方便快捷。

“人活七十,誰不為一口吃食”。冬日里是農人們一年之中最為消停的日子,沒有了春耕和秋收時的忙碌,人們閑下來,那自然是會做一些吃食來犒勞一年忙碌的自己。冬日里釀醪糟酒便是件必不可少的事兒。

一般人大都是用糯米來釀醪糟,但在過去那饑饉的年月里,用糯米來釀醪糟酒也算得上是一種奢侈。偶爾,母親也會用石磨將自產的玉米磨成大顆粒的苞谷糝兒,然后煮熟。鏟出鍋來攤在案板上,將酒曲用溫水化開,趁熱撒在煮熟的苞谷糝上,用鏟子翻攪均勻,裝入盛器內,用塑料袋將口封嚴。放在燒熱的土炕上保溫發酵。約莫十多天時間,屋子里就會氤氳著一股濃濃的醪糟味兒,使人忍不住想一飽口福。

在寒冷的冬夜,用醪糟酒煮湯圓那是最為愜意的時刻,如果再加上雞蛋,放入一匙白糖,一家人圍著火爐,喝著醪糟,諞著閑傳,這可真是神仙般的日子了。一大碗醪糟酒下肚,頓覺渾身熱乎,臉頰通紅,不勝酒力者,就會感覺醉意朦朧,一覺睡到自然醒。

有醪糟酒陪伴的日子充滿了溫馨和幸福,更是生活中的調味劑,過年是熱鬧的,吃吃喝喝,玩玩樂樂。新正月里,凡有拜年的客人,招待來客時必不可少的一道佳肴便是甜蒸醪糟肉,只需將鹵制好的五花肉切成薄片,整齊均勻地碼放在碟子里,放入幾顆紅棗和葡萄干,再放少許紅糖,澆上醪糟和少許白酒,直接上籠蒸熟,食用時撒一點白糖就OK了,那蒸得酥爛的糟肉酸甜適口,醪糟芳香,滑溜醇厚,肥而不膩。既方便又省事,而且還頗受食客歡迎。

在平凡的日子里,正是有醪糟酒的陪伴,生活才顯得充滿活力,幼時的我在冬季里,手腳總是會生凍瘡,奇癢無比,每次家里燒了醪糟酒,母親總是阻攔我喝醪糟,說是醪糟酒具有發酵功能,喝了以后凍破的地方難以痊愈,而且會愈加嚴重。但是調皮的我怎能抵擋住醪糟酒的味蕾誘惑?總是不顧勸阻偷偷地要喝上幾口。

每當我哼起“帶上我的米酒,哥哥你嘗一口,甜在你的眉梢,醉在我心頭……”這首歌子時,我總是會情不自禁地想起母親做的醪糟酒來。

有醪糟酒陪伴的日子是美好的,有醪糟酒相伴的冬天是溫暖的。

責編:劉海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