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山冬韻

4.jpg

冷峻北極山 李志平 攝

2.jpg

白雪茫茫,大地寂然 李志平 攝

雪霽初晴,地處湟源縣城的北極山白雪皚皚,銀光粼粼,暗藏在雪下的黑刺果偷偷露出一個個金黃的小腦袋,窺瞰山下天公的杰作,玉的世界,陽光照過來,如鑲嵌在玉上的一只只眨巴著的小眼睛,是那么靈動和富有生機,在這廣闊的以雪為主宰的地盤上,小小的黑刺果一點也不遜色,反而經過雪凍后變得更加鮮艷無比,吃起來也會更甜。

“梅須遜雪三分白,雪卻輸梅一段香”。在北極山,這個梅要被黑刺果代替了,它雖然沒有臘梅的香濃,但在沒有臘梅的山野,那甜中帶酸的清香總能沁人心脾,與雪堪有一比。

黑刺果方言也叫酸蛋蛋,學名叫沙棘果,呈金黃色,是青藏高原上普遍生長的一種灌木,抗旱耐寒,多以叢生。當秋季閃亮登場,成片的灌木叢中,金燦燦的碩果便掛滿枝頭,一個枝杈上能掛四五十個小果果,繁盛得都能扎成堆了。

我打小就愛吃沙棘果,到該摘取的季節,帶上裝黑刺果的罐頭瓶、搪瓷缸之類,約小伙伴們上山去摘。我們邊吃邊摘,把摘下來的黑刺果裝進容器里。吃了沙棘果,牙齒就變得酸軟無力,嚼東西時牙神經被刺激甚覺疼痛感,不敢嚼,這種狀況,方言通常表達為“牙齜”,過一兩天牙齒就會恢復正常。魚和熊掌不能兼得,沙棘果雖好吃,但是要遭一點罪的。

摘回家的沙棘果,清洗干凈,晾干水分,搗碎,放入蜂蜜,攪勻,蓋上蓋子,密封至少一周,然后裝瓶,每天早上空腹喝一兩勺,起到清肺止咳的作用。

山上除了沙棘灌木林,還有蒼松翠柏的喬木林,在茫茫白雪中獨領風騷,蒼勁挺拔。北極山上的松樹種類有油松、馬尾松、云杉、刺柏等,能在雪中顯翠的也只有云杉和刺柏了,尤其是云杉。云杉樹上的落雪,如紗一般白中透著清亮,在綠色的掩映下散發淡淡的青澀,明亮中透出一股清爽,跟玉雕一般,這就是所謂的瓊枝玉葉吧,溫潤如玉。

而云杉樹上的松塔是北極山在這個季節開出的最美的“花”。“花瓣”褐色,厚實堅硬,層層疊疊,微微張開,如木雕的一件件藝術品,鑲嵌于蒼翠的松枝上,古樸高雅。由于北極山的氣候條件不足,一般結不出松果,只長出松塔,里面不坐松籽。

如有掉在地上的松塔,我喜歡拿回家擺在柜子上欣賞一番,我也喜歡在松塔“花瓣”上畫上不同的畫或寫上字,自己把玩。

北極山上的樹林分布有明顯的層次感,高處是沙棘灌木林,低處是云杉等喬木林,山麓是楊樹林,山腰一帶則是碧桃林和杏樹林。

這些碧桃林和杏樹林靜靜矗立在雪山中,看似被雪凍僵了枯枝,實則它們在雪中暗貯能量,為初春的綻放做著準備,只要春風拂過,便競相開放,還沒等草長鶯飛呢,大片的粉嫩,大片的雪白就已裝飾北極山的春天了。尤為奪人眼球的是,在這些林子里的雪地上,密密麻麻串滿了小小的麻雀爪印,不由讓人蹲下身子,細看那小小的爪印,像是被人精雕細琢畫上去的。就在細細端詳之際,頭頂嘰嘰喳喳飛過幾只麻雀,藍天之下,雪山之上,迎著陽光,舒展筋骨,自由自在。因北極山上相對寒冷,落雪堆積后呈現出顆粒狀,像堆積的一層白砂糖,太陽一照,雪面稍有消融,再經晚上氣溫驟降,表面就形成一層薄薄的殼,用脆皮蛋糕來形容是恰到好處的,所以它與松軟的堆雪相比稍有硬度,麻雀踩在上面,那小爪上的每個骨節包括指甲都被印得清晰可辨。

在雪地里捉麻雀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因為大地被雪覆蓋,裸露在地面的食物也被蓋在雪下面了,而雪地上之所以留下這么多麻雀爪印,是因為麻雀覓食留下的。想捉麻雀,只要在雪地里撒上一把秕谷,把篩子扣在秕谷上方,然后用一根小棍子支住篩子一側,再用一根繩子系在小棍子上,把繩子放長引至隱蔽的地方,當麻雀看到秕谷時就會蹦到篩子底下覓食,這時只要輕輕一拉繩子,那個小棍子被拉倒,麻雀就扣在篩子底下了。當年,我們把捉到的麻雀裹上厚厚的泥巴,放進灶膛里烤,或架起一堆干柴點燃,掛在火苗上方翻轉燒烤,等烤熟后拔去干巴巴的泥巴,一股香氣撲鼻而來,誘人的美味讓人垂涎三尺。小時候跟著稍大一點的孩子們,干了不少這樣的壞事。

說來也奇怪,在我長大后,有幾年時間里沒看到過麻雀,山林一片靜謐,人們都戲說青海的麻雀扒著火車去了四川,此時才知道保護自然界的生命是多么重要。后來,隨著人們保護生態的思想意識逐漸提高,生態恢復良好,環境逐漸改善,麻雀也在不知不覺中回來了。

北極山背靠雄偉高大的八拜山,遠看猶如依偎在父親懷中的稚子。在偉岸的八拜山呵護下,北極山上廟宇林立,從下到上沿著山脊依次分布有法幢寺、大雄寶殿、土地廟(祠)、迎翠亭、金闕觀(內有真武大殿,即無量大殿)、三清殿、魁星閣,最高處是攬勝塔。這些廟宇均有著懸山頂式屋頂(廟宇的屋頂建筑樣式一般有硬山頂、廡殿頂、懸山頂、歇山頂、卷棚頂、攢尖頂等)及飛檐斗拱結構的建筑風格,且雕梁畫棟,色彩鮮明。看那莊重典雅的屋頂,氣宇軒昂的飛檐,設計精巧的斗拱,雕刻精美的垂花柱(懸柱的一種,因與立柱相對半懸于空中,底部有花型雕刻而得名),無一不叫人由衷感嘆中國建筑的美妙絕倫。

白雪茫茫,大地寂然。從空靈的天際穿透人心靈的便是山上的一聲聲鐘鳴,那聲音縈繞于耳畔,縈繞于飛檐,縈繞于空中,直上云霄。北極山雖小,但亭、塔、觀、殿、廟、寺齊全,是當地一座道教名山,始建于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重建于光緒元年(1875年),近幾年也有所修繕和補充修建。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據有關資料,早年在北極山有一個叫椎髻子的道人出家,每天手持木魚繞山誦經,修習正道,救難于百姓,百姓十分信服。椎髻子在北極山羽化后,人們還會聽到他的誦經聲,甚至有人在山中挖大黃時突然看到椎髻子,并讓他們往山上搬帳篷,因他們信服椎髻子,便毫不猶豫地把帳篷搬到山上,結果晚上下大雨發大水了,好險啊!之后他們到北極山找椎髻子,才知椎髻子已仙逝多年……

我想,那時的北極山因椎髻子而香火不斷,繁華一時;北極山也因椎髻子而成為當地百姓心目中的名山。

站立北極山麓,但見山門飛檐直指蒼穹,豪氣萬丈,高峰鎖霧如絮飄散,輕盈閑逸。雪霽初晴的北極山,陽光普照,云霧繚繞,幾成仙境,不然怎會有“云煙捧處翠樓懸”的詩句呢?

責編:張曉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