煨芋慰霜寒

7.jpg

鄭板橋《瑞鶴仙·僧家》云:“清風來掃,掃落葉盡歸爐灶。好閉門煨芋挑燈,燈盡芋香天曉。”

挑燈煨芋,芋香伴寒夜,二三知己,圍爐夜話,靜雅如高古宋畫。

冷凝冬日,風雪之夜,山芋粥解決了饑渴,給人安慰。雪夜像一個晶瑩剔透的琥珀,鄉村就是蜷縮在琥珀心中的小蟲子。寒夜客來,溫貧暖老的山芋粥,棉衣裏身一樣熨帖和親切。汪曾祺曾說:“對于土里生長而類似果品的東西,若蘿卜,若地瓜,若山芋,都極有愛好,愛好遠過桃李柿杏諸果。”山芋生食脆甜,熟食甘軟,既可作主食,又可當蔬菜。一經巧手烹飪,也能成為席上佳肴。大雪封門,寒風蕭瑟,最宜臥在家里喝山芋茶。屋外大雪,簌簌而下,如蝶如絮,世界一片縞素,一片寂美。山芋切段,旺火燒煮。山芋茶,湯汁甘甜,青綠爽舌。咖啡色的湯里還能看到橘紅色肉囊。喝一口,遲鈍的味蕾立時陷入鮮美的沼澤中。雪霽,鄉村的夜空清晰、高遠而遼闊。小院里月光清如溪水,靜似畫布,瓦屋和枯樹閑適安逸地鑲嵌在畫布上。青霜平添一份柔和,顯得寂寥而悱惻。大家一人一碗,直喝到打飽嗝為止,一鉤新月天如水。喝山芋茶雖沒有瓦屋紙窗、清泉綠茶之妙,卻不失鄉野情趣,只有端坐農家屋舍,粗陋桑木桌,才能品嘗。茶湯微漾著淡黃的色澤,熱氣騰騰,裊娜上升,是尋常人的龍井、碧螺春。在裊裊香氣中徐徐地啜、慢慢地呷,與凡塵無礙,于清淡中品出原味。鄭板橋在家書中說:天寒冰凍時,窮親戚朋友到門,先泡一大碗炒米送手中,佐以醬姜一小碟,最是暖老溫貧之具。清爽早晨,捧一碗山芋粥,若是嚼著蘿卜頭或莧菜梗來喝,清淡淳樸,爽脆香甜,寒意悄然隱退。冷風嗖嗖,夕光慘淡,寒雀啁啾,鄉愁空曠無邊。兜一身寒風入屋,捧一碗山芋粥暖手,便覺日子清新如年畫。鐵鍋土灶,風箱柴火,山芋與粳米你儂我儂,如民間高手比試拳腳,鍋中噗噗亂響,似冰凌乍破,柳笛輕吹,一屋子的情和暖。山芋粥黏稠香濃,口味甘甜。粥碗里隱現著黃澄澄的山芋段,米粥晶瑩綿軟有谷香。山芋段,浸泡在清粥里,像是布滿了彩虹的圖案,閃爍著胭脂般的光澤,滋養著我們從前食物匱乏的鄉村生活。

待一鍋粳米山芋青菜粥呈現在眼前,菜的青綠,米的稠潤,芋的粉糯,已相得益彰地混合成暖胃佳品。藍花大碗里的山芋粥,靜如一泓秋水。用勺輕攪,粥的溫柔,粥的柔軟,粥的細膩,粥的芳香,頓時把人淹沒。吸溜吸溜地喝粥,咯吱咯吱地嚼山芋,聲音甜美如小夜曲。而今,街頭飯店,用山芋做原料烹制的精美菜肴常讓人耳目一新,頗有一種吃久了膏腴肥甘偶嘗黍菽稻粱的味道。油煎山芋,甜潤爽口,輕滑經唇,余香不絕。幾塊芋艿、玉米、山芋點綴于竹籃里,讓人品咂之余,頓覺一種田園生活的清蒼疏曠,一種與鄉土糧食相交融的踏實清明。

明代《煮粥詩》里說,莫談淡薄少滋味,淡薄之中滋味長。喝山芋粥,喝的是一種情懷,一種清涼古意。山芋粥蘊涵著農耕時代的精神和氣質,讓我們很容易走進內心的清明與平和。大雪封門喝碗山芋粥,一股柔軟的鄉愁倏忽從心底傳遍全身。

責編:張曉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