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話: 西寧畫院 魅力西寧系列之十四

丹噶爾古城

3.jpg

《丹噶爾古城》 李俊杰 繪

“丹噶爾”,藏語“東科爾”的蒙語音譯,意為“白海螺”。白海螺,這個浪漫傳奇的名字,使得湟源這座縣城顯得更加神秘無比。“海藏咽喉”“環海商都”“小北京”“茶馬互市”諸多美譽厚重著丹噶爾的文化底蘊。

走進丹噶爾古城,覺得仿佛進入了歷史的隧道,回到了一千多年前的商都。那靜寂蒼老的青石板路,深長的廳堂、精致的木雕丹噶爾廳署、隱約流響的祭孔唱詞、青苔舊瓦……恍惚間聽到自遙遠的地方傳來的商都繁華的喧囂聲,且昔日商賈云集的影子仍斑駁可見,時至今日也還延續著其輝煌。

進入明清老街,只見東西兩城門。西城門為拱海門,東城門為迎春門,拱海門右側鑄刻有“丹噶爾城”字樣的天然石碑赫然呈現眼前。

通過巍峨壯觀的拱海門門洞,就進入寬約六米,長近八百米的明清老街。一踏進老街,仿佛就踏進了一千年前的明清。由于丹噶爾古城地處西海之濱、湟水源頭、日月山下,這里是黃土高原與青藏高原、農業區與牧業區、農耕文化與游牧文化相結合的地方。這里,湟水、藥水二水相交,西石峽、巴燕峽、藥水峽三峽匯合,扼絲綢南路要隘,居唐蕃古道險沖,戰略地位十分重要,自古為兵家必爭之地。

由于丹噶爾所處的特殊地理位置,使其自然而然成為商業、軍事、宗教和民俗等多元文化交融的重鎮,積淀著豐厚的文化底蘊。

歷史留給我們的絕不只是老街、房子、商鋪,還有其迷人的氛圍,不只是建筑的氛圍,更是一種歷史的生態文化氛圍。踩著六米寬的明清老街,感覺每一步都會踏響歷史的音符,浮現出無數個古老的故事與傳說。

麗日朗照,整條老街都閃爍著熠熠的光亮。它在靜靜地述說著歲月印痕,述說著滄海桑田的人世變遷。在兩旁漢藏蒙風格的古色古香的建筑映襯下,青石板路顯得內斂而安靜,透著淡淡的隱忍和儒雅。

老街兩旁保存尚好的商號,仿佛無聲地告訴游者,昔時的丹噶爾古城,商賈云集,貿易興盛、物阜民豐,盛極一時。

“仁記洋行”是丹噶爾古城現存的十幾所洋行之一。這所英國人開設的洋行是舊中國外商在湟源經商的歷史見證。

走進仁記洋行一樓,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道古色古香的屏風,其后是整齊地擺放在屏風后一些昔時買賣和辦公的老物件。一樓右側則是兩個站立的塑膠模特,一人身著藏式斜肩皮襖,一人身著唐裝、戴著墨鏡。這就是被老一輩湟源人稱為的“歇家”。沿著舊時風色的樓梯來到二樓,櫥窗內陳列的留聲機、美國打印機、鑲嵌懸掛在墻壁上的歐式畫框、各種印花稅票、外國銀行匯票、救國公債以及泛黃的賬本等代表歲月的老物件,無聲地述說著丹噶爾這座茶馬商都曾經的輝煌與繁榮。

“丹地古時淪于塞外……海藏恃為咽喉,湟中資為鎖鑰。辟邑至今,幾二百年,鞏固雄峻,甲于隴右……迄今商業發達,幾成巨埠。彼歐西各邦,若英、若俄、若德,皆遣其華夥,梯航遠來,麋集丹地,歲輸白金數十萬,盛矣!”(《丹噶爾廳志》)。據史料記載,丹噶爾的商業貿易起源于唐代的邊關互市。開元十九年(731年),唐玄宗采納宰相裴光庭的建議,批準在赤嶺(日月山)腳下哈拉庫圖城交換馬匹,進行互市。至清嘉慶、道光、咸豐三朝(1796~1860年)的六十余年時間里,丹噶爾民族貿易的發展達到鼎盛時期,丹噶爾也聲名遠播,成為西部重要的商貿集散地。

由于交易商品種類的日益豐富,經營范圍的不斷擴大,不僅催生了集貨棧店主、商業經紀人、牙儈、翻譯為一體并領有“官照”的特殊居間商人階層——歇家,而且還有力地刺激了當地手工業的進一步發展。清代和民國時期,丹噶爾就出現了“八坊兩院十四匠”手工業……

丹噶爾古城內經緯交織的幽幽街巷,獨具特色的民居院落,氣勢恢宏的寺院廟宇,雕梁畫棟的亭臺樓閣,琳瑯滿目的商鋪門店,風格迥異的湟源排燈,猶如一幅壯麗的歷史畫卷,向世人展示著古城的輝煌與滄桑。

丹噶爾的排燈起源于清代中期,發展于民國時期,歷經兩百余年滄桑歲月,成為丹噶爾民族民間文化藝術之珍品。

踏在潮濕斑駁的青石板路上,走過這條幽深綿長的巷子,每戶商鋪的門頭上搖曳著紅色的排燈。這些排燈是商家在夜間招徠顧客而制作的,是名號招牌的象征。丹噶爾古城排燈形式風格迥異,長方形、扇形、橢圓形、圓形、梅花形……它匯集了木工、雕刻、繪畫、裝飾、書法等各種藝術為一體,同時融入地方和各民族文化元素。

最值得一提的是長約丈余、高兩尺的“長條排燈”,一架排燈五格兩面,燈面由蘇杭上等絹帛制成,由名師高手繪畫。內容涉及神話傳說、民間故事、名人名著、風土人情等等,每架排燈以連環畫形式集中展現一個故事,人物生動,場面鮮活。尤其是蠟燭閃爍之時,畫面人物靜中有動,惟妙惟肖。畫面隱含著“孝、悌、忠、信、禮、義、廉、恥”等內容,使人們在不經意間受到傳統文化的熏陶。

“登山把酒快臨風,絕塞全憑一道通。千里云煙飛眼底,萬家憂樂系胸中。雄關烽凈滅余焰,大海波平涵遠空。乘興漫游歸向晚,滿街燈火已初紅。”每到元宵節,只見老街燈火輝煌,光怪陸離,加之四鄉社火紛沓而至,鑼鼓喧天,龍舞獅躍,成為丹噶爾古城一道獨具特色的民俗文化風景線。

凝重、沉浸、醇厚、悠遠……諸多詞匯匯集于丹噶爾一身,引誘著無數仁人志士、文人墨客尋找詩情或觀光旅游……

行走丹噶爾老街,不能不去昌耀紀念館。湟源是中國當代著名詩人昌耀的第二故鄉,也是昌耀的“邊關流寓之地”。在這里,昌耀曾寫下了《丹噶爾》《慈航》《駐馬于赤嶺之敖包》《哈拉庫圖》等多篇與這片土地命運相系的不朽詩篇,使他最終成為“中國新詩運動中的大詩人”“詩人中的詩人”。

為了緬懷昌耀,湟源縣在丹噶爾古城原海峰書院內修建了昌耀詩歌館,館內塑有昌耀塑像,廳內展示著昌耀的書籍信件、詩詞手稿、生活用品。

是的,在善惡的角力中

愛的繁衍與生殖

比死亡的戕殘更古老

更勇武百倍

我, 就是這樣一部行動的情書

我不理解遺忘

也不習慣麻木

我不時展示狀如蘭花的五指

朝向空闊彈去——

觸痛了的是回聲……

詩人的氣質在這座幽雅的院落里靜靜地綻放,如一株蘭花,開在奔放豪邁的西北高原,特立獨行……

責編:張曉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