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在千門萬戶中

寫下這句古詩做題目時,我的心靈里、眼眸中、手掌心和腦海深處都充滿了春的溫暖、春的味道以及春的色彩!

“千門萬戶曈曈日,總把新桃換舊符。”過年就是過春節,過春節就是迎接春天的到來。春在家家戶戶的春聯上、春在那火紅的燈籠中、春在那一盤盤熱騰騰的餃子里、春就是掛在每個人臉上那幸福的微笑……過年是中華民族傳承了幾千年的傳統節日,從古至今,在民間,只要一說起過年,人人眼前便立刻會描繪出一幅關于年的圖畫:大雪飛揚中,千家萬戶門上貼著紅對聯,掛著紅燈籠,爺爺奶奶盤腿坐在熱炕上,心滿意足的品著兒孫端上的熱湯、熱茶;父母忙里忙外,大掃除、剪窗花、縫新衣、制新帽等等,不停腳步地準備過年的年貨;小孩子們則手提一個紅燈籠,滿地歡實地跑著,一會放鞭炮,一會捉迷藏。

“新年到、新年到,穿新衣、戴新帽,包餃子、蒸年糕,打燈籠、放鞭炮……”這是我們小時候過年愛唱的一首兒歌,也是封存于我記憶深處的傳統年味。很小的時候,年味是媽媽縫制的新衣;年味是分到我們每個人手中的一把洋糖兒;年味是媽媽親手包的餃子;年味是媽媽捧在手中的“燈盞兒”(家鄉人將柿子從秋天一直保存到過年,用柿子與面粉合在一起,面很硬,捏成燈盞,正中間放入蘸足了油的捻,上籠蒸熟,過年與正月十五當燈點燃,家鄉人稱之為“點燈盞兒”。這燈就叫“燈盞兒”。“燈盞兒”點然后還可以食用,既經濟又實惠,還可以滿足愛吃甜食的人的胃口),也是我們小時候很愛吃的一道美食。

中華民族傳統的過年旨在親人團聚、合家歡樂。這個時后,離家再遠的孩子往往都會不遠千里回到父母家里過年。就像我,每年只要到了年根兒,心就關不住了,人還在青海,思緒早就飛回了有母親在的地方。只有那個家才叫家,只有圍著母親包餃子,那才叫過年,那才叫過的有年味的年。年三十也叫團圓夜,一家人要圍坐在一起包餃子,象征團聚、團圓之意。餃子是北方人過年的主食,南北有差異,南方自然是以大米制作的食物為主要。一般從年三十到年初五這幾天,除女婿女兒回娘家拜年外,凡家有老人的,都在家圍著老人過年,民間講究過年不出門,更不出遠門。

祭祖,是傳統過年中儀式感最強的一項內容,所謂過年,闔家團圓很重要,但是祭拜祖先,不忘先人,才是傳統過年最重要的程序。年三十要去祖墳上祭祖,拿著鞭炮,抱著裱紙,小孩子跟在大人們的身后,不管下雨下雪,還是寒冷潮濕,從來都沒有過例外,村里同宗親的男人只要是在家的,都得去,這成為一年當中的大聚會。過年所準備的食品:油炸的、蒸煮的、煎炒的,殺豬、宰羊、干鮮果品等,都必須先拜祭祖先后,才可食用。

當然了,中國人過年最不可缺少的顏色便是中國紅:紅對聯、紅紅的中國結、紅燈籠、紅窗花,女人們的大紅襖,小女孩兒辮梢上紅紅的蝴蝶結等。是這紅紅艷艷的中國紅,將寒冷的年襯托得熱熱鬧鬧、紅紅火火。中國紅是中華民族最喜愛的顏色,甚至成為中國人的文化圖騰和精神皈依,它代表著喜慶、熱鬧與祥和。過年,對于中國人來說是一年中里最大的事,是神圣的節日,也是最美好的期盼。瞧,從農村到城市,從高原到平原,從江南到江北,從國內到國外,凡有華人居住,年,就有那紅火的色彩。大雪飛揚,鞭炮齊響,煙花璀璨,千家萬戶在幸福快樂的祝愿中度過一個紅紅火火的中國年,春也就伴著這紅火的年翩然來到人間。

記憶猶新的是1985年的那個年,那是改革開放后過得第一個非常富裕的年,我們姊妹們每個人都有從里到外的新衣,兩個弟弟有足夠多的鞭炮可以在同伴面前炫耀。年夜飯做得非常豐盛,父母將雞、鴨、魚、海參、魷魚等都擺在了桌上,我們姐弟五人圍著父母,一家人之間那融融的親情將年的氛圍烘托得溫暖而幸福,接過父母給的壓歲錢,掛在我們每個人的臉上那燦爛的笑,將心中的甜毫不掩飾地泄露。記得那天父親非常高興,拿出他珍藏了近十年的西鳳酒,酒是他的老戰友送的。父親當年在部隊是工程兵,曾隨部隊在陜西榆林地區為當地修建水庫,后來又隨軍開拔到221廠修建鐵路與公路,之后就留在了金銀灘草原上。給他送酒的戰友在榆林時與父親在一個排,父親到金銀灘后,他們彼此分開。父親一邊喝酒,一邊講述他當兵時轉徙大江南北的故事,從新疆到酒泉,從酒泉再到榆林,最后來到了國營221廠,邊疆、大漠,都曾留下過他年輕的足跡。父親將最美的青春獻給了國防、獻給了核事業。那個大年夜,是我第一次聽父親講自己的故事,第一次知道父親的芳華竟然那么美、那么芬芳。那晚的煙花與爆竹,幾乎燃放了一夜。煙花之絢麗,花色之美麗,連同父親的故事共同成為我記憶里的永恒,成為221廠上空最靚麗璀璨的風景,也成為我腦海里久久無法忘記的年。

隨著社會的不斷發展和百姓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無論是在鄉村還是城市,過年的形式與內容早已在不知不覺間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如今過年,許多人家會提前一兩個月甚至數月便將年夜飯安排在當地比較適合自己胃口的大小飯店,根據自己的經濟實力,五星級飯店,四星級飯店等,不一而足。大年三十,貼好春聯、窗花,掛好大紅燈籠,將家打掃的一塵不染之后,居家到飯店吃年夜飯,席間推杯問盞,一家人想怎么開心就怎么開心!精力旺盛的人,餐后還會到KTV里傾情放歌、守夜。主婦們再也不用在廚房中一直忙碌了,大家可以一起享受輕松又愜意的年節時光。

隨著社會的不斷發展,不單是過年的形式與內容發生變化,就連拜年的方式也已發生了巨大改變。如今,大多同事、朋友之間實行團拜,即在新年到來之前,同事或者朋友自發組織,到飯店聚餐,基本采納AA制。

生活條件越來越好,傳統過年方式、內容和儀式感,逐漸改變、逐漸淡化。當然也有不少人感嘆:年,不像年;年,失去了年的味道。其實,年,正以嶄新的面貌走入百姓生活中,不再以一年到頭只為盼一頓飽飯、穿一件新衣、貼一副對聯作為生活目標,而是,在豐衣足食的基礎上開始追求更高的精神層面。人們在傳承傳統年俗的同時,逐漸追求新的過年方式,如旅游過年;閱讀過年;看電影過年;與好友小聚過年等等。我相信,無論社會如何發展,歷史如何進步,無論過年的方式與內容如何改變,那嵌入中國人骨髓里的過年那最原始的初衷永遠不會變。

春在千門萬戶中,暖風拂面戶戶欣。過年的習俗與深厚的文化內涵,已經成為中華民族一代又一代生生不息的根脈,深扎在每一位炎黃子孫的血脈之中,且會隨著時光之列車駛向歲月的最深處……

責編:張曉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