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等待春天的樹

在生而為人的這些年里,我不止一次地想過要做一棵樹,根扎在泥土里,葉觸向藍天,在大自然的懷抱里,我被安排成為一棵樹。

我想自己是一棵北方高大的白楊樹。

我的樹干筆直,勇敢地插入藍天,我的枝葉婆娑,綠的時候便綠,枯的時候便枯,當無數的葉子在深秋的風里蝴蝶一般旋轉著飛下來的時候,我不悲不喜,站立在曠野中,是一棵用心期待春天的樹。

我也可以是南方的一棵棕櫚樹。你看那綠葉多么美麗,像一把巨大的蒲扇,那青青的手掌可以迎接風雨,也可以包容塵埃和所有路過的喧囂。

我站在鄉間的村口,阿婆們在我身旁嘮叨著家常往事,于是我聽到很多塵世間的悲歡離合,有時候我流出眼淚來,阿婆們看不見,可是我知道我是為著她們的孤獨和傷悲。我站在城市綠化帶里,看著匆匆而過的車輛疾馳而過,每一天,滾滾的車輪仿佛生活的潮水,裹挾著車里的每一個人,我不知道他們要去哪里,我依偎著黑夜守望著黎明,我用青青的葉子迎接陽光和每一滴不期而至的雨露。

我還想,是一株荒漠或者沙地里的胡楊樹。

身為一棵胡楊是幸運的,我的根深深地扎在無垠的沙地,雖然我見識過天地里的大寂寞,可是我知道自己并不孤獨,我的身邊有野蘆葦和駱駝刺,還有紅柳抑或四季的風,還有那南來北往飛翔而過的雁或鷹。

我是一棵胡楊,我寂靜地矗立在沙地里,我見過最美的朝霞,我看過最亮的星辰,我和太陽一起醒來,我和夜幕一同沉入夢境。我曾在盛夏的大雨里哭泣,我們劇烈的哭泣聲仿佛一曲由天地奏響的交響樂。我曾伴著冬天的大雪做一個彩色的夢,在夢里我是旅者、我是詩人、我是畫家、我是自然的藝術家。我想如果一棵胡楊可以寫詩的話,我一定會寫出世間最了不起的作品,這樣在某種意義上我也就擁有了永恒的生命。

我還可以是那所有愿意遵循著季節的變遷而開花和結果的樹。該綻放的時候我便綻放,該結果的時候我就會捧出甜美的果實,送給愿意品嘗自然真味的那所有童真的孩子們。

粉的白的黃的紫的,我姹紫嫣紅的花兒們慢慢地開放了,于是我的心便也開始跟著盛放。這是我的生命最美麗最柔軟的時候,一棵樹的綻放是那樣的嬌媚和絢爛,一棵樹也會有著華彩的綻放。

身為一棵樹,我感受到自己最絢爛的酒醉一般的綻放,我愛這春天的芬芳。于是,我把我的愛和我身體的一部分交給自然,蜜蜂蝴蝶在我的花蕊間流連,風兒也會偶爾來看看我,還有可愛的鳥兒一家在我枝干上的心窩里筑巢。當那些小小的雀兒孵化出來的時候,它們軟綿綿的小身體和嗷嗷待哺的稚嫩模樣,以及它們的任何一聲嘰嘰喳喳的鳴叫都能讓我的心變得柔軟起來,我把我甜美的果子奉送給它們,它們快樂的鳴叫成為我在清晨和傍晚聽過的最美的樂曲!

金黃色的秋天來到了,秋天的我一定是碩果累累的樣子,我的身上掛滿了各種沉甸甸的果實,可以是蘋果和梨,也可以是金橘或者柚子,它們各有不同滋味。我的枝干被它們壓得彎曲,有一點點墜痛,可是我心里是喜悅的,我的孩子們,一枚枚黃金一樣的果子在我綠葉的懷抱里酣睡,它們讓我成長為一棵真正的樹,讓我知道自己是一位母親,我第一次體會到身為母親的幸福和滿足。

在這一瞬間,我幾乎擁有了和人類一樣的思想和情感,雖然我只是一棵樹。

終于有人來摘果實了,我的孩子們將永遠地離開我的懷抱,我的眼淚從果實脫落處滲出來,我無能為力地看著果實們歡天喜地快快樂樂地離開,這將會是一場有去無回的旅行,我斷裂的枝干感受到一絲虛空和疼痛……可是,如果我酸甜的汁水甘美的果肉,能夠為南北的人們帶來甜美的咀嚼,又何嘗不是一種幸福呢?他們中一定也有母親,也有童真的孩子們,還有留守鄉村的阿婆們……想到這里,我有些羞愧和自責,趕緊擺動起葉片,讓陽光和風一起驅趕我枝干上點滴的淚痕。

深冬呵,那是無數個寂寞連著寂寞的日子,我的身上披掛著一些溫暖的雪,我的身上一定也還掛著一些小果子,它們在漫長的時日里被風刮得干澀,被太陽曬得抽巴,被雨水淋得蕭瑟……但它們畢竟還在,沒有離開我因為葉片落盡而顯得枯瘦的身體。

有一天一個小孩子,跟著爺爺在樹下鍛煉身體,他隨手撿起一塊石頭向我枝頭上的干果子拋來,果子落在地上,我看到小孩子欣喜地撿起來,把玩了一陣后丟進對面的湖水,湖水平靜而寬容地接納了我的孩子,讓我心里一陣溫暖。還有兩個女學生,走近我,撿拾起樹下脫落的干果,一個女孩子欣喜地說,呀,好漂亮的干果,簡直是一枚藝術品呢。兩個女孩子捧著幾枚干果喜滋滋地走了,我看著她們的背影,眼眶開始不自覺地濕潤起來。

一棵樹的生命,一定寫滿了孤獨和寂寞吧,但那又有什么關系呢?只要我還能夠吸吮天地和日月的精華,只要我的生命中還可以有期待,我便可以努力地在春天長出新葉,在秋天看那落英繽紛。

你看初生的葉子有多么美,你看火紅的秋葉是多么絢爛,這是生命的旅程,也是我們在時間的輪回里磨礪自己的一個見證。冬雪紛紛落下,雪遮蓋了我們枯瘦的枝干,她讓我們的身體變得不那么冷了。詩人說冬天可以去尋找溫暖,我們沉睡在暖暖的冬天里,成為季節的一分子。詩人還說冬天可以去尋找詩行,我看到無數個暖暖的冬天,人們從我身邊走過,歌聲和笑聲飄蕩在藍天下。在那里,詩歌和愛情正在萌芽,土地和莊稼也正在蘇醒!

在生而為人的這些年里,我不止一次地想過要做一棵樹。

我想我是荒野盡頭一棵不知名的樹,春風吹,我綠了;白雪落,我睡了。哪怕有一天我枯死了,我也會頑強地站立成一尊雕塑的模樣,守望在荒原之上。而我的另一部分枝干和根莖正藏在雪線之下,做著一個將要蘇醒的夢。

而春天,正在路上踏馬而來!

責編:張曉宏